一川寒烟  

看,社交软件多也很拘束
心情不好,哪里都不能说
只有躲到这里 喘口气

岁岁旧年

发布了长文章:岁岁旧年

点击查看

发布了长文章:《岁岁旧年》

致可爱的伙伴——HC

  相处之道是一件玄而又玄的事,能说出的一二都已是格子里的东西了,但我仍然迷惑是哪一个具体的日子,哪一件我们志趣相投的事,才使我们如此要好。

  独自生活的三年里,除了父母之外,你占据了我生活最大一部分的闲暇时间。当对一个人有七分喜欢时,便会牢记于心,不随意将欢喜宣之于口了。

  岁月里,许多泥泞之处似乎都有你的身影。会欢喜于冬夜里匆忙学习时你传来的一句“记得去吃饭”的语音;会安心于苦痛无助时深夜的一通电话,你寥寥几语;惊喜于平日突如其来的一行字,一句话,是忽然的春风和一夜飞落的梨花……到底是一个处女座的女生,哪里受得住另一个灵魂的捶捶拷问。

  ‘闺蜜’这个词语多多少少还是带着爱的...

苦昼短

       时光荡荡,立夏后的热翻起了惊人的浪。公车在拥挤的道路上寸步难行。日光便在这长久而缓慢的停滞中肆无忌惮地射入车窗映在身上,空中的浮尘在明亮中无处遁形。尘土漫漫,鼻痒的遭心;唇舌粘连,在一片苍茫中讷讷开口。

       女孩儿就依靠在身旁,公车一晃一晃,回忆忽而变得悠久而清晰。

      “小时候我可黏人了,一会儿也离不了,不然就哇哇大哭,我啊,一直是我姥爷养着的”;...


HAPPY THANKSGIVING DAY

    听说下周一气温要降到零下四度去了,而传言中这周的雨夹雪也只是在周四的这一天淅淅沥沥地下了一场冬雨来做了结。新疆迎来了第四场雪,而广州的伙伴叫嚣着脱去了外褂开着空调。感恩节就是在这样毫无生气四面矛盾的日子里悄无声息地到来。

    THANKSGIVING DAY没有身前双十一那般全民轰烈,也比不上身后圣诞节夺眼球人。但是独身一人在外,身边所拥有的双手可以握住的却显得尤为珍惜。患得患失的情绪总是在并不热烈的午后或是如今天一般清冽入骨的雨天突然降临。

    那时候脑袋里就...

HOMESICK&SELF-DISTRUST

       我清晰的记得父母在那一个烟雨朦胧的傍晚走上台阶渐行渐远的背影。我知道泪水总会在某一刻自己落下来,被放任的混着离别的细雨,将那两某背影洗刷不见。

       相距一千公里,意味着漫长的时光需要依靠通话来消磨,甚至连骄傲的移动信号也因旅人太多而繁忙的断断续续让人毫不畅快。

       恼人的生日月里,我不停的穿梭在火车站汽车站机场地铁等充斥渴...

前路漫漫,愿我们后会有期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五日二十一点零六分,已过去14届志愿填报四个小时之余。长长叹出一口气,像是用心脉为炭笔,重重得划下了未来四年的人生旅程,反反复复吵吵囔囔了半个月,一切逐渐在各自的安慰中尘埃落定。即使录取书还未来,即使新学校还不见真面目。

      七月二十四日韩寒的《后会无期》上映,时间挑的对我们而言可真是巧不可阶,而且对于影片之一的采景地我的家乡,更是有许多的迫不及待。微博上,空间上,朋友圈处处都有剧透的嫌疑,我熬了又熬,二十五号的晚上也匆

MAK-VISION:

#MAK-VISION##汉服客片# 

东风帘幕雨丝丝。梅子半黄时。

“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阴里白沙堤。”

忽然之间

       因为惫懒,许多文字也就跟着一拖再拖。从六月中旬的毕业狂欢,晃晃悠悠行至七月将至,这段时光除了匆匆的两日旅行,竟一事无成。原来千言万语,终会在时光的研磨下成为尘埃。那些烦恼换了一拨又一拨,最初抱怨的高考倒计时,翻身一变成了等待成绩的煎熬。如同惊弓之鸟,每当父母的电话响起,怕是朋友多多少少的关心,怕是远亲近邻不多不少的问候,怕是同一届的家人传来的惊天喜讯,以及东奔西走候难填的志愿。

       因为成绩的平庸无奇,人开始变得沉默,越是太多东西...

甲午年 三月初六 

甲午年 正月廿四

©一川寒烟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