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川寒烟  

HAPPY THANKSGIVING DAY



    听说下周一气温要降到零下四度去了,而传言中这周的雨夹雪也只是在周四的这一天淅淅沥沥地下了一场冬雨来做了结。新疆迎来了第四场雪,而广州的伙伴叫嚣着脱去了外褂开着空调。感恩节就是在这样毫无生气四面矛盾的日子里悄无声息地到来。

    THANKSGIVING DAY没有身前双十一那般全民轰烈,也比不上身后圣诞节夺眼球人。但是独身一人在外,身边所拥有的双手可以握住的却显得尤为珍惜。患得患失的情绪总是在并不热烈的午后或是如今天一般清冽入骨的雨天突然降临。

    那时候脑袋里就像是按了一张回放带,“曾经”被一帧帧慢悠悠地回顾过来。喉咙里干涩的可怕,手边滚烫的开水无法缓解心中的干涸,鼻尖却是阵阵发酸,眼中泪如雨下。相互矛盾撞击的情绪和感受让人愈加沉默,嘴只能紧紧抿着,怕一张口就会大声喊出来。而身边都是外人,你非得小心翼翼躲躲藏藏。

    上半年的时光放佛还触手可及,但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就是2014就将要过去了。这一年我们告别了太多。如只有两百米的塑胶操场,天天惠小卖部的小浣熊和烤肠,体育课对垫过得黄蓝白相间排球,绿房子里十元一份的石锅拌饭,疯疯癫癫的高三夜课教室,堆积如山的数学试卷和政治习题,窗边被遗弃了的嫩绿薄荷,以及身边的围绕着的熟悉的你们。

    大概曾经过得太称心如意,所以面对陌生的未来和环境胆颤心惊。我一直以为自己很幸运,并且一直幸运下去。事实证明,我的运气其实挺不好的。但我仍拥有庇护我的父母和遇见的你们。

    

    月初我曾代表新闻部去当地的鲁村小学陪伴志愿者为他们拍照。七歪八拐地从黑车上下来后高大的老铁门已经被余晖镀上了一层金光。中原地区的空气不好我知道,肉眼可见的尘埃在落日下历历可数。可是站在校园内石子路的窄小场地上,我却深深吸了一口气。那是柴火混着泥土的芬芳。那股味道从四面八方涌来,肆无忌惮地在我的眼耳口鼻面前翩翩起舞,纷繁的记忆杂乱地在眼前闪过。奶奶家那口大灶,墙角推着的附着灰尘的柴火,在锅灶的背后被火光映红的小小脸颊,一条条硬梆梆却香气十足的烤年糕……然后我吸了吸鼻子,一身并不合身却冷漠的校服让人回过了神。

    我无不感恩那一次,让我有机会踏入这个在我记忆中早已久远道别了的环境。半人高的孩子们领口都是污秽,男孩子头发油腻腻一撮撮地贴在头皮,女孩子绑着的双辫早已散了,碎发张牙舞爪地翘着。猜得出心思的脸颊和懂了一点佯装成熟的目光,都让人怀念。我真的挺感谢的,太久太久我没有这么细细感受到了。那些气味,那些行为,那些笑声,那些过去。

可是我们被时光推着往前走。被迫着,无法回头,无法重来,向着不安走。曾经是迫不及待地渴望成长,大千世界,光怪陆离,斑斓的社会剪影晃得我们心旌荡漾。为什么要着急呢?


    上周四,天气比这周的要好上的多。拍好照后顺路拐到校外去买水果。当拎着茫然挑选后都一丢丢的果肉往回走时,我和妈妈在微信里大侃。

    “我买了香蕉,橘子还有苹果,花了19。”

    “要买噢,不要省,钱没了跟妈讲,想吃就吃。”

    ……

    宠爱的话可能没有过头脑就顺其自然地从母亲的嘴里流露,身为子女大多人人总不可能无动于衷的。

    在水果这个情况上,曾经的日子与现在相比简直天囊之别。中午上学前,总会有切好的或苹果或梨放在玄关口,晚上9、10点张嘴一声“妈”红毛丹,荔枝,芒果,哈密瓜…都会以最干净方便的造型出现在手边。我被宠的无法无天,所以心里的空地狭小的可怜。迈出一步已是困难,更何况千里之外的生活,步履维艰。

    青薄肌肤下隐隐的血管,细长血管里缓缓淌着的血液,从你身上淌到我心尖的血,为什么力量这样无穷无尽。我任性,你包容;我犯错,你容忍;我无知,你教诲;我固执,你宽厚;我们争吵,又和好如初。

    今天清晨,我在微信里给妈妈发送了感恩的话,心里的内疚才减轻了一些。


    “因为无法打开,看不见沙漏里的沙究竟还有多少,也听不见那漏沙的速度有多快,但是可以百分之百确定的是,那沙漏不停地漏,不停地漏,不停地漏……”


    所以在今后的时光中我们注定要不安地前行。除了常怀感恩之心,我不知还能做些什么。


    “幸福就是,生活中不必时时恐惧。幸福就是,寻常的人儿依旧。幸福就是,早上挥手说“再见”的人,晚上又平平常常的回来了,书包丢在同一个角落,臭球鞋塞在同一张椅下。”


    拥有的幸福太多了,如湖面上洒下的月光,盈盈满满,洋洋洒洒,随手舀起一尊,空缺又立刻被填补上。但是时光又在不断催促,我沉重的书包再也无法甩在进门口的矮凳上,但臭球鞋应该还有机会随脚丢在椅子下吧?


    “时光,是停留是不停留?记忆,是长的是短的?一条河里的水,是新的是旧的?每一片繁花似锦,轮回过几次?”


    我无法回答,我只知道,面对这一切一切我感恩,即使时光匆匆。我不愿走。


    还有我那些为数不多但都珍惜的伙伴们。要是写下与你们之间的故事的话,怕是要花上几天几夜,泪水要漫过杯沿,笑声要响彻云天才行了。

    很感谢,在青涩的年华,陪伴我一同跌跌撞撞地成长。


    到2014年11月30号为止,我就在他乡呆足三个月了。情绪好像崩溃了三次?心里也曾堵得发慌,被子一盖蒙头就哭。但是时光流走,岁月不老。我愿我们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永远怀揣梦想。我愿我们永远是那朦胧的淅淅沥沥下着春雨的十七岁。还有54天,53天?寒假就到来了啊。


Ps:那颗爱心是室友折的,我笨手笨脚大概只会千纸鹤了,很适合今天的感恩。我爱你们。


2014-11-27 热度-1 感恩节THANKSGIVING DAY随笔
 

评论

热度(1)

©一川寒烟 Powered by LOFTER